周末
五级网友
五级网友
阅读:3251回复:12

[常德风物题咏]宋教仁故居行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4-10-07 19:29扫一扫,手机看帖

 

图片:Song_Jiaoren.jpg


宋教仁(1882—1913)是中国近代史特别是辛亥革命史上一位著名人物。辛亥革命迄今已逾百年,宋教仁逝世也已101年了。纵观宋教仁生前和他死后百年的际遇,可以说前后有天渊之别:生前引领风骚,叱咤风云,死后故居却一缕荒草,让人唏嘘不已。 
  

图片:DSC_8768.jpg


当地村民设立的指路牌上写着:宋教仁故居由此→进
年超古稀近耊寿,无能积德指迷路,只为辛亥革命者,陋作几句顺口溜,丰功伟绩震全球,三十二岁被刺杀,满腔壮志未尽酬,故居虽修封被(闭)式,路不显眼误客游,只怪地方人财穷,不知何年路才修。白字小老儿作:2014.古(历)5月26日 
  

图片:DSC_8766.jpg


 
全国40多个红色之旅目的地,唯一没通水泥路的“景点”,自驾可以勉强通过。
 

图片:DSC_8749.jpg



 酷似十字架的指路牌是当地村民所设

图片:DSC_8735.jpg


 

图片:DSC_8738.jpg



图片:DSC_8746.jpg


一缕荒草二行浊泪

图片:DSC_8756.jpg


宋教仁故居前有条小溪呈“S”型流过,小溪一边属鼎城区一边居桃源管辖,同在一地却二地口音。据当地老乡称,他十五岁左右参加过拆除宋家老屋劳动,他父亲见过宋,又传宋有轻功会飞檐摘瓦。
 

图片:DSC_8763.jpg


宋教仁故居早在文革时期已经拆毁,在桃源这样的木结构民居很多,现在多己费弃。


 
宋教仁功绩:

一、宋教仁是辛亥革命时期杰出的爱国者、民主革命家、宣传家和政治活动家,卓著历史贡献,并最后为维护辛亥革命成果、为建设民主宪政流血牺牲。
  
  首先,宋教仁是辛亥革命时期杰出的爱国者。辛亥革命本来是在严重民族危机形势下爆发的。以孙中山、黄兴为核心,包括宋教仁在内的革命领导人,之所以掀起反清革命,就是因为清政府不仅在外敌入侵下腐败无能,而且已沦为“洋人的朝廷”,即帝国主义的走狗。宋教仁从参加华兴会、投身革命起,就已抱定了“谋自由独立”的宗旨[①],将爱国与革命紧密结合起来。而后他在所著一系列时评和政论文章中,深刻揭露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形势和种种手段,以警醒国人。特别是,当他了解到日本帝国主义制造所谓“间岛问题”,谎称中国吉林延边地区的延吉、汪清、和龙、珲春四县之地均属中朝未定界的“间岛”,妄图侵吞这一大片领土,十分震惊和愤慨。他认为:“国家领土,国民人人当宝爱之。”于是立即深入该地进行实地周密调查,搜集日人的伪证,随后又赶回日本,查阅到大量真实的历史、地理资料,并且主要是日本、朝鲜人所著的历史地理和游记资料。在此基础上,他费数月之功,编著了《间岛问题》一书,从历史、地理、政治、法律、学理等各个方面,论证了这一地区从来就是中国的领土。清政府即依据此书所提供的种种证据和资料,取得了对日交涉的胜利,保全了这一片国土。
  
  第二,宋教仁是杰出的民主革命家。这可以用他革命的光辉一生和他在革命队伍中的地位来说明。宋教仁投身革命之时?尚是一个刚刚20岁岀头的小青年;然而由于才华横溢和超强的活动能力,他迅速在众多革命者中脱颖而出,成长为革命领袖人物之一。他是国内第一个革命团体华兴会的副会长。他是革命党内第一份打破地域界限的杂志《二十世纪之支那》的创办人;该杂志后改名《民报》,成为同盟会的机关报。他参加了同盟会筹备和创建的全过程,在筹备期间曾主持了中国留日学生欢迎孙中山大会,并在成立会上被举为司法部检事长。他曾任同盟会代理庶务,实际主持过同盟会本部工作。他是同盟会辽东支部的创建者。他提出了著名的“革命三策”,策划创立了同盟会中部总会,并成为该会主要领导人之一,促成了革命重心适时向长江中下游地区转移。他担任过《民立报》的主笔。武昌起义爆发后,他奔赴武昌,起草了著名的《鄂州约法》。他参与了南京临时政府筹建的全过程,并由孙中山任命为总统府法制院总裁。袁世凯攫取政权后,他大力鼓吹政党责任内阁制,改组同盟会,建立国民党,并由孙中山指定为国民党代理理事长,积极投入反对袁世凯专制独裁的斗争,为维护辛亥革命成果,维护共和民国,忘我奋斗,直至献出年轻的生命。
  
  第三,宋教仁是杰出的宣传家。这是以他从事革命宣传工作时间之长、贡献之大和影响之广而言的。自1905年创办《二十世纪之支那》杂志起,迄1913年流血牺牲止,他可以说一直没有离开过革命宣传这一主要阵地,其中包括创办和主持报刊,也包括通过演说、谈话、撰文等形式,鼓吹革命、宣传政见。继《二十世纪之支那》和《民报》之后,他于1911年初起,又主持《民立报》笔政。这时正值革命风起云涌之际,也是他文字宣传最为活跃的时期。他以饱满的热情,丰厚的学养,敏锐的眼光,犀利的文笔,于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在该报上连续发表了时论和其它文章达191篇,深刻揭露帝国主义的侵华行径,猛烈抨击清政府的腐朽卖国和预备立宪骗局,大力宣传民族民主革命,有力地促进了辛亥革命高潮的迅速到来。民国成立后,他身居高位,不再办报了,仍通过演说、谈话、函电、起草文件、发表文章等各种形式,宣传政见,与政敌作斗争。据新编《宋教仁集》,他在民国成立后不足1年3个月的时间内,发表的各类作品,共达99篇之多。特别是他以国民党代理理事长的身份,在国会选举期间,周历京、鄂、湘、赣、皖、江、浙、宁、沪等地,所至发表演说、谈话,宣传政见,抨击政敌,放言无忌。以此遭到袁世凯集团的忌恨和仇视,竟至采取卑劣手段将其暗杀。
  
  第四,宋教仁是杰出的政治活动家。还在留学日本期间,他就十分注意并顽强致力于政治、法律的系统学习。他先后留学于东京法政大学和早稻田大学。在校期间,一方面刻苦学习功课,一方面以极大的毅力投入外国政法著作的翻译。据查考和统计,从1906年1月至1907年1月,他辛勤译述不下60万字[③],其中包括《日本宪法》、《英国制度要览》、《俄国制度要览》、《美国制度要览概要》、《澳(奥)地利匈牙利制度要览》、《澳(奥)匈国财政制度》、《德国官制》、《普鲁士王国官制》、《各国警察制度》、《日本地方渔政法规要览》、《国际私法讲义》等政法著作11种,从而为他日后绘制中国宪政蓝图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这在同时期革命党人中是绝无仅有的。武昌起义爆发后,他奔赴战火纷飞的武昌,开始留意于新政府的建立和完善,起草了《中华民国鄂州约法及官制草案》。接着又奔波于上海、南京之间,致力于南京临时政府的筹备和组建。民国成立后,他更是以主要精力投入民主宪政活动,施展纵横捭阖的政治手腕,改组同盟会,建立国民党,鼓吹政党责任内阁制,推动国会选举运动,先后起草了《中华民国临时组织法草案》、《中央行政与地方行政分划之大政见》、《代草国民党之大政见》等文件,又鼓吹由正式国会制定国家根本大法——宪法,并最后成“为宪法流血”的“第一人”。
  
    1913年3月上旬,宋教仁接到袁世凯发出的“即日赴京,商决要改”的急电,3月20日晚10时,宋电沪乘火车去北京,送行的有黄兴、廖仲凯、于佑任等人,正要上火车时,被袁世凯所派的刺客开枪射中,于佑任等人当即把宋教仁送往医院,22日凌晨,宋教仁与世长辞,年仅31岁。
    宋教仁死后,国民党各界人士举行了隆重的悼念活动。孙中山3月25从日本赶回上海,亲致诔词:“作民权保障,谁非后死者;为宪法流血,公真第一人!”
 
    谭人凤亲自办理丧事,他在上海北部买了一块地,辟为宋公园。这就是今天的闸北公园。墓前为宋教仁坐立塑像,像下面为章太炎所书“渔父”两个大字,背面为挚友于佑任所写的哀词“先生之死,天下惜之,先生之行,天下知之。吾又何记?为直笔乎,直笔人戳;为曲笔乎,曲笔天诛。於虞九原之泪,天下之血;老友之笔,贼人之铁,勒之空山,期之良史;铭诸心肝,质诸天地”这位为民主宪政牺牲的政治家,就长眠在此.


故居修复工作成当务之急

宋教仁研究会桃源县漳江镇人民政府于2014年5月22日给网友回复如下:

                                                        
   宋教仁故居早在文革时期已经拆毁,为弘扬爱国主义,提升桃源知名度,打造精品旅游线,2011年3月16日中共桃源县委常委会召开专题会议研究宋教仁故居修建工作,明确了宋教仁故居建设标准,明确了建管主体,明确了筹资办法,明确了工作班子。近三年来,在各方努力下,桃源县委、县政府投资161.7万元,已搬迁故居地基上的3户村民,在原址按原貌修复了779平方米的故居主体工程。但由于资金原因,目前还存在:
    一是到故居的1.5公里道路未硬化,
    二是宋教仁生平事迹、文物收集、布展未开展,
    三是围墙、停车坪未修建,
    四是园林未绿化,
    五是还未成立管理机构,进行维修管理用房等事项。
    此五项工程约需资金150万元,目前,有关部门正在通过各种渠道筹措资金,力争早日完成宋教仁故居后续工程。
    最后,对网友的关心表示感谢,我们一定会强化责任意识将各项工作落到实处,并欢迎社会各界的支持与监督。
                                                          桃源县漳江镇人民政府
                                                           2014年5月22日
 
 
漳江书院求学
 
 
      漳江书院,位于湖南桃源。明嘉靖年间,邑人布政使李征创建于东街漳江阁旁。清乾隆九年(1744)知县王赠华重建,改名“桃川”。十八年知县屈宜伸增修,复旧名。三十一年,因兵差废为宾馆。四十八年,按察使姚姬谋复,未果。咸丰五年(1855)知县刘廷玉重修。七年、同治十年(1871)两度扩建。山长如李元度、刘廷玉、李隆萼等皆名师。光绪间瞿方梅、黄彝寿任山长,黄曾撰“堂堂华夏愤膻腥,望大家励精致气,以洗国耻;纳纳乾坤运玉纽,看此时从新化故,懋育群生”联以警士;瞿阐发黄宗羲《原君》之民主大义,以开民智,成就甚众。宋教仁、覃振、胡瑛等皆其高徒,誉称“桃源三杰”。宋教仁1899-1902年求学于此时,曾撰有“办天下事,自欧亚始;读古人书,在秦汉前”、“莫使真心堕尘雾;要将热血洗乾坤”等对联自励。光绪三十年(1904),改为速成师范学堂。后又改名桃源县第一高等学堂,现为漳江小学地段。
      桃源县委党校钟发喜老师《宋教仁》一书称,1899年春,17岁的宋教仁入漳江书院求学。书院是当时湖南四大书院之一,桃源最高学府。受清末维新思潮的影响,早在宋教仁入学前,漳江书院即以开通风气,提倡新学而闻名于世。据民国时期《桃源县志书院》记载:漳江书院“自郭兰荪孝廉主讲后,专注重经世之学,斯时学子靡然,向风含藻,蕴芬菁菁,秀极一时之盛。接踵保靖瞿羹若(即瞿方梅)孝廉,继之以开通风气,提倡新学为己任,研求经史之余,并讲究小学舆地,不以雕虫小技为能事,一扫空疏浮薄之文弊,宋教仁、吴劭先即当日之高材生,后宋之从事革命,推翻满清,肇造民国,瞿方梅之甄陶亦与有力焉”。
    宋教仁入读漳江书院时,书院大堂悬挂着时任县教喻黄彝寿撰写的一副对联:“堂堂华夏愤膻腥,要大家励精致气,以泄国耻;纳纳乾坤运枢纽,看此日从新化故,懋育群生7”。宋教仁一进入漳江书院便受到进步思想的熏陶。
     有两位老师对宋教仁的影响很大。一是时任县教喻的长沙名士黄彝寿。黄先生精通宋学,富于民族思想,推崇经世致用的湖湘文化。书院每月两次课考均由黄先生主持,宋教仁勤学好问,深得黄先生喜爱。一次黄先生从长沙运一船书到桃源,不小心弄湿了,请了宋教仁和几个学生帮助检晒。宋教仁是边晒边看,工作一完,马上就书中的疑义向黄先生请教。二是当时的山长(也就是我们今天称的校长)瞿方梅。瞿先生是当时洋务派首领张之洞的再传学子,张当时被称为“精通中西学务第一人”。瞿先生“思想开朗进步,指导学生阅读明末进步思想家顾炎武、王夫之、黄宗羲的著述8”。黄宗羲在他的名著《明夷待访录》中,对专制的暴君政治和现存的封建秩序进行激烈的批判。指出封建皇帝把天下作为自己的产业,“以天下之利尽归于己,天下之害尽归于人”,“敲剥天下之骨髓,离散天下之子女”,“然则为天下之大害者君而已矣9”。他认为:“天子之所是未必是,天子之所非未必非”。“治天下之乱不在一姓之兴亡,而在万民之忧乐10”。顾炎武在其所著《日知录》、《天下郡国利病书》中,同样反对当时的专制主义政治,认为“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在治学方面主张“博学于文”和“行己有耻”,提倡实事求是,踏实钻研的学风,并强调民族的气节。“以此宋教仁思想大为解放,渐明所谓夷夏之辩11”。“同时,瞿方梅还要学生注重阅读《资治通鉴》、《读史方舆纪要》,使知中国历代治乱的根源与其典章制度的变革以及关塞险厄的地理沿革,使宋教仁的学问思想更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当 时的中国,由于专制统治的腐败在反抗列强的侵略中一败再败,国势日益衰落,宋教仁在这样的老师影响下,自然会特别关心国家的前途命运而萌发革命思想。
    二、“秀才以天下为忧乐”——不恋科考无心功名
    在漳江书院期间,宋教仁曾于1901年参加过一次科举考试(“童生府试”)并中了秀才(“置优等补博士弟子员”)。1913年4月21日《民立报》刊登罗润章之《宋母万太夫人七秩寿叙》曰“辛丑,渔父先生补博士弟子,贺客盈门,太夫人进而勖之曰:秀才以天下为忧乐,岂在区区科举耶”。这件事对宋教仁革命思想源流探索的影响很大。这里顺便要说明一下何谓革命思想:《辞海》的解释是人们要求改造自然和改造社会使之发生重大变革的理想和观念。按照一般的理解,当时正处在社会普遍要求废除科举,倡办新学的教育改革时期,作为“一个决心投身革命的人应该不会去参加这种考试”。据此,有些研究宋教仁的专家学者认为宋教仁在漳江书院求学期间仅是激进青年而已,其革命思想是1903年春进入武昌文普通学堂之后才开始产生的。
     经过多方面的考证和研究,我们认为参加此次科考并不能说明当时的宋教仁对科举制度有认同。经过对能够收集到的有关当时的史料分析,我们发现,参加1901年的童生府试(文思的文中为院试)及其前后的表现,恰是宋教仁此时革命思想正在孕育成长的一个佐证。
      其1,参加科考实为家人要求和同学邀约,并非本人意愿,出于情非得已。瞿方梅1913年4月28日在《民立报》发表的回忆说宋教仁“虽入学官,非其所志”。此外,促使宋教仁当时投考,可能还有另一个外在因素,就是当时全国有志青年向往的新学堂——武昌文普通学堂,招考规定必须有功名才有报考资格,宋教仁后来即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武昌文普通学堂求学,我们据此推测,想要进入文普通学堂也有可能是他当年参加科举考试的因素之一。
      其2,考卷上的借题发挥,展现出了当时宋教仁革命思想正在孕育成长的迹象。当时的考题是《晋通吴以制楚,卒为东诸侯之患论》,宋教仁作答时借题发挥,影射西太后与卖国贼李鸿章签订《中俄密约》,妄想“联俄制日”,结果引狼入室,祸国殃民。他开门见山地写道:“甚矣,以夷攻夷之说之谬也!”最后写道:“当不惜杀一人(指李鸿章)以谢四万万之同胞;当不惜杀一人(指西太后)以安万世之天下15”。道明了爱国者心声,引发了进步人士的共鸣。阅卷人朱笔眉批“痛快、痛快、奇才、奇才”。主考官也极为赞偿,拟置案首,因有人作梗,便置优等以第八名补博士弟子员。
     其3,试后明志,无心科举。科考结束第二天,宋教仁随即投门生贴拜见创办明达学堂、参与维新运动的常德进步人士戴展诚。谈话中,戴问及参考感受与喜读何书。宋教仁回道:“学生不恋栈功名,喜读能振兴中华,挽救危亡之书,但苦无书可读16”。宋教仁的同学罗蕺在回忆中写道:“辛丑(1901年)三月,宋君钝初,负笈来院肄业。钝初年少,英姿卓荤,志气不凡。读书一目十行,能识体要。凡训诂、地理、词章及有关政治之典章制度,靡不一一钩稽,弃糟粕而取精华。用功不过两载,其进步已沛乎莫能御也17”。1913年4月28日《民立报》刑载瞿方梅的文章忆及宋教仁念书时:“专力地理,上下沿革,尤所注意,形势塞厄”。据此,史学家首都师范大学的博导迟云飞教授的研究,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宋教仁以后能写出《间岛问题》等功力深厚的史地著作,应该在漳江书院期间就已经奠定了相当的基础”。
    三、“中国苦满政久矣”——思考国家衰弱根源宋教仁在漳江书院求学的四年间,是中国民族危机异常严重和满清统治最为腐败的时期。1897年11月胶州事变之后,帝国主义一齐疯狂向中国扑来,强占军事基地,抢夺铁路路权,划分势力范围,掀起了瓜分中国的狂潮。在此危急存亡之秋,以康有为、梁启超为首的改良主义者策动光绪皇帝发动了震动一时的维新变法运动,但这次维新运动仅维持了103天(史称百日维新),就在西太后发动政变的恐怖政策下一举被扑灭殆尽。此后中国政治更加黑暗,列强侵略更加有恃无恐。1900年八国联军侵入北京,肆意横行,而腐朽的清朝统治者为了苟延残喘,竟然接受了侵略者极其苛刻的所谓“和约”即“辛丑和约”。1901年9月,清政府与入侵者签订中国历史上最为屈辱的《辛丑条约》。条约规定清政府向入侵者认错道歉;惩办“得罪”帝国主义的官员,赔偿入侵者战争损失白银四亿五千万两(分39年偿付,本息合白银九亿五千多万两)。如此丧权辱国的条约,腐败的清政府不仅接受签字,还恬不知耻的宣称要“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把中华民族推向了万劫不复的苦难深渊。在这样的社会历史条件下,象宋教仁这样的热血青年不会不,也不能不对中国的前途和命运进行思考。1901年宋教仁参加府试后与刘复基游常德城,见街上到处是飘着太阳旗、米字旗、三色旗、星条旗的洋行,宋教仁怒目而视,叹道:“我本大汉民族,堂堂华胄,自爱新觉罗氏入主中国后,累受外夷欺凌,欲振兴中华,恢复国家威仪,非更变现状不可19”。残酷的现实必然引发人们的思考,而面对当时的现实去思考中国积弱的根源,其结论是不难得出的。据当时的老师和同学回忆,在漳江书院,气度不凡、关心时政、勤于思考又善于思考的宋教仁常与同学谈论救亡图存的话题,探讨中国衰弱的根源,正是在不断的思考、探索中,宋教仁找到了中国衰败的根源:“中国苦满政久矣”。
     还有一点要提到的,就是戊戌变法的影响。历史学家刘泱泱曾经提出过:“宋教仁确实没有参加过戊戌维新运动,没有经历改良主义的曲折。但是,他那时已经十六、七岁,正处于思想敏锐的求学阶段,而戊戌维新运动给予人们的影响,不只是改良主义的政治态度,更主要的还是民主主义思想的学习和宣传。宋教仁在漳江书院的同学孙安仁曾回忆说:‘宋前在漳江与仁同学时,不以仁为不材,动以推倒专制,改建共和各项密谋,互相商榷。’正是在这种思想指导下,才导致他1903年(离开漳江书院仅几个月后——引者加注)参加筹建华兴会,走上民主革命的道路。如果认为这时(在漳江书院时期——引者加注)的宋教仁思想还仅仅是反满的民族主义,而与资产阶级民主主义绝缘,那实际是无视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中国思想界的巨大变化,同时对宋教仁投身革命的思想准备估计不足”。著名历史学家林增平先生也曾在1985年说过:“宋教仁产生反对清朝专制统治的革命思想,大约是在戊戌变法后一年(也就是漳江书院求学期——引者加注)”。按照刘泱泱和林增平两位历史学家的看法,我们可以推论宋教仁革命思想的产生和形成应该是在漳江书院求学期。
     四、“要将热血洗乾坤”——提出革命变革主张。生于忧患、胸怀大志的宋教仁,进入学风开通的漳江书院之后,不仅得到了良好的文化教育,积聚了“经世致用”的知识功底,更重要的是接受了进步思想的熏陶,在当时社会历史条件的促成下,萌发了革命思想,并在这里得到孕育成长而逐渐形成。可以从他的言论中得到证实。1902年春,在一次背诵《原君》之后与同学议论,宋教仁曾感慨地说:“要救亡图存,唯有实行革命,推翻专制皇帝,建立一个民众作主之新国家”。同学视为戏言,宋教仁正色道:“大丈夫理当如此22”。这在当时历史条件,可是罪灭九族的谋反言论,一个二十岁的知识青年,如果没有深思熟虑,是不可能轻而言及的。可见此时的宋教仁革命思想已经形成。
     另据宋教仁的同学文骏、陈宗兰等回忆,1902年一个夏夜,宋教仁与同学田桐、文骏等纳凉于漳江书院东侧的漳江阁,纵论中西政治得失及古今用兵胜败之数,宋教仁感叹道:“有英雄起,踞武昌,东扼九江,下江宁,北出武胜关,西通蜀,南则取粮于湘,击鄂督头于肘后,庶可得志于天下23”。当时“闻者莫不服其雄略24”。八年后的1910年,宋教仁在东京召开的同盟会各省区分会长会议上提出著名的革命三策论中,他力主推行并经过实践促成辛亥革命获得成功的“中策”,与其当初在漳江书院的那翻议论有着许多的相近与相似。由此我们不难看出,宋教仁在离开漳江书院前,不仅已经有了革命思想,而且对革命的战略策略也曾有过深入的思考。不然,不会在离开漳江院仅几个月后的1903年就和黄兴一起筹建“华兴会”,走上革命道路。
     按照一般的规律,一个人的思想形成是在18岁左右。宋教仁17岁进入漳江书院至21岁离开,正是其思想形成佳期。又在当时“开通风气”的漳江书院,接受的是瞿方梅、黄彝寿这样的进步人士的教育;接触的是明清进步思想家的论著和一些经世致用(历史、地理及政治典章等)的书籍;所处的是列强疯狂瓜分蚕食中国,各种社会矛盾不断加剧,满清腐朽统治几尽崩溃的时代。基于这些因素,我们对从小就气度不凡、勤学好思、而又热爱祖国、关心时政的宋教仁在漳江书院四年的所学所思,所言所论从上述四个方面作一个全面的考证分析,就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漳江书院是宋教仁革命思想的萌发、孕育和形成地。漳江书院求学期是宋教仁人生的转折期。如果把他的人生分两个阶段的话,我们认为是前21年决定了他的后10年。
    最后还要提及一点,精通词章的宋教仁(随桃源名士、诗人方棂学了6年词章)现在已知传世的题联不多,但众所周知他在漳江书院的题联就有两幅:其一是:办天下事,自欧亚始;读古人书,在秦汉前。其二是:莫使真心堕尘雾,要将热血洗乾坤。言为心声,我们认为宋教仁这两幅当时题写在自己书斋的对联,正好反映了他的思想发展轨迹。而后一幅则恰好证了他的革命思想在漳江书院得以萌发、孕育、形成的过程。所以,我们便以他的这幅题联作为这篇文章的主标题。
 
     宋教仁的侄孙宋银初:“我叔祖家是这一带有名的大户人家,我父亲是见过宋教仁的,和他家关系还很不错。小时候听的很多故事都记不准了,就记得他懂武术、会气功,轻轻松松地就能跃上两米高的房顶,所以村里人叫他‘宋灯草’。”像灯草一样轻,所以当地人这样叫。
  据相关史料记载,桃源县上坊村香冲(今渔父村香冲组)的宋氏一族自明朝嘉靖初年迁至,繁衍三百余载,堪称传统的书香之家。宋教仁1882年4月5日在此出生,字遁初,号渔父。渔父村传说在他周岁“抓周”时,“满盆放着各种光艳好玩之物,他一件也不取,独独抓了一支毛笔,先是往嘴里放,没有嚼动,而后又抓起一柄木刀,还晃了几下。
  “抓周的情形说明他以后文武双全。”与宋教仁故居仅一巷之隔的宋文武说,“看他后来的所作所为,也证实他确实能文能武,是我们桃源宋氏的骄傲。”
 
三位对他影响颇深的女性
 
   宋教仁的母亲万太夫人、妻子方快姐以及他在日本留学时认识的千代歌子。据宋氏族谱中的《宋教仁生平事略》记载,宋教仁母亲万氏为武进士——陕西总兵万岱之后,受过良好的教育,知书达礼。1892年,宋教仁父亲病逝时,宋教仁才10岁,母亲没有让他辍学,反而典卖自己的陪嫁、到娘家借钱让儿子继续读书。
  万太夫人总在宋教仁成长的紧要关头适时点拨,1901年宋教仁在乡试中中了秀才,万太夫人嘱咐他“要以天下为忧乐,岂在区区科举,汝其求大事可”。此后宋教仁策划长沙起义、成立华兴会、甚至组建国民党等大事时,都一一告知母亲,足见万太夫人对其影响之大。
  对宋教仁影响颇深的第二位女性在1908年出现,这年16岁的宋教仁根据“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娶了大他4岁的方快姐。但与其他人的“包办婚姻”不同,宋教仁和方快姐在生活中走上“志同道合”之路,被传为佳话。
  事实上,除了方快姐这位“贤内助”外,宋教仁在日本留学时认识的千代歌子也对他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
  1904年11月,宋教仁赴日留学。在日本的5年里,他创办了革命杂志《二十世纪之支那》,支持孙中山在日本东京成立同盟会,并担任同盟会司法部检事长,而后还将《二十世纪之支那》改为同盟会的机关报《民报》。
  在创办《二十世纪之支那》时,宋教仁认识了日本《二十世纪之妇女》杂志社的编辑千代歌子。她不仅在宋教仁创办革命刊物的过程中给予专业上支持,还在刊号、刊名等方面帮助他与日本政府斡旋,甚至帮助杂志躲过了一次日本警方的搜查。
  在日本的5年时间,是宋教仁民主革命思想迅速成长的阶段,他先后在东京法政大学、早稻田大学学习,主要对西方资产阶级政治学说和法律制度、议会等做潜心研究。在此期间他翻译了《日本宪法》、《露(俄)国之革命》、《英国制度要览》、《各国警察制度》、《美国制度概要》等著作,为以后的革命实践工作奠定了坚实基础。”
 
家族后人

图片:1390558668315.jpg


  1904年为了筹措起义经费,宋教仁准备变卖自家房产,他这一举动曾遭到族人的坚决反对,而之后他还被清除出宋氏家族。他唯一的哥哥宋教信之死也与他的革命活动有直接关系。1904年10月起义败露后,宋教仁从长沙一路逃亡,先到武汉再到上海,最后亡命日本。宋教仁走后,清廷把他哥哥宋教信抓了起来,一关就是一个多月。逃到日本的宋教仁得到兄长被抓的消息,曾写了一封信给家里。在1904年11月16日(农历10月10日)的日记里,宋教仁写道:戍初,立中等去,余乃写就致石卿(即宋教信,字石卿)信一封,言余与游得胜等同谋之事,皆系诬枉。如府、县要追究时,可将此信示知焉云云。既讫,送至邮局挂号。戍正,回。不知其后家人是否真的将此信示之官府,总之那次宋教信幸免于难,
       但最后,宋教信还是受宋教仁牵连,被清廷杀害于香冲当地。而宋教仁的妻子方氏,史料中几乎没有提及。由于宋教仁年方20就游学在外,随后又从事反清活动,22岁就亡命他国,所以与方氏呆在一起的时间屈指可数。方氏只为宋教仁生下一个儿子宋振吕,宋教仁被刺后,她和儿子宋振吕来到上海,但第二年也即1914年,她就病逝于上海,结束了自己默默无闻的一生。她后来被安葬于宋教仁的墓地内,也算是夫妻永远相伴在一起了。
     宋教仁的儿子宋振吕生于1900年农历的5月初5,宋教仁一直漂泊在外,宋振吕形同孤儿,从小缺少教育的他只是在舅舅家上过几年学。宋教仁死后,宋振吕得到宋教仁年轻时的好友覃振的帮助,曾留学日本。后在国民政府审计部工作,1936年因突发心脏病病逝于南京,时年仅36岁,葬于南京汤山永安公墓。宋振吕只有一个女儿,就是宋奇璋。宋振吕死后宋教仁后人就只有一个寡媳带着一个孙女。故此,抗战爆发后,历史学家吴相湘曾在一张报纸上看到有关宋教仁后人的报道:宋先生遗属寡媳一人在桃源转徙流离孤苦伶仃。宋氏身后如此凄凉,

     宋振吕先生是宋教仁先生的唯一儿子,宋教仁先生逝世的时候他才十来岁。宋教仁先生遇刺之后,孙中山和黄兴准备接宋教仁先生的家人来上海,由于宋教仁先生的老母亲年老体弱,经不起长途跋涉之苦,只得作罢。等到老夫人仙逝之后,宋振吕和母亲才得以移居上海。    
       在孙中山和黄兴的安排之下,宋振吕东渡日本求学。学成之后便在南京国民政府审计部任干事,几年后又被派往欧洲和美国考察司法制度。但宋振吕回国没多久就因心脏病发作去世,年仅36岁.留下了唯一的女儿宋奇璋。    
      宋奇璋1952年参加工作,在白马渡小学从事教学。在这个普通的岗位上,她任劳任怨,用辛勤的劳动和无私的爱心为祖国花朵的成长付出了全部心血.党和人民没有忘记宋家对祖国所做出的巨大贡献。在得知她是宋教仁先生的孙女时,周恩来总理亲笔签署了宋教仁先生的革命烈士证,也正因为周总理的深切关怀,她在文化大革命中才没有受到迫害。1981年辛亥革命70周年时,党中央国务院特地邀请她去北京参加了盛大的庆祝活动.接待她的是党和国家领导人邓颖超。邓颖超亲切地询问着宋奇璋的生活状况和身体情况,这一切让宋奇璋感到十分的温暖。在庆祝活动的酒会上,刘少奇主席的夫人王光美亲切地拉着宋奇璋说:"让我们两个辛亥革命故人的两代后人去给在座的各位前辈敬酒吧!"王光美的父亲王槐青先生早年也留学于日本的早稻田大学,和宋奇璋的爷爷宋教仁先生是校友。

     1987年宋奇璋被选为桃源县政协副主席,2003年应邀参加了在上海举行的宋教仁遇难90周年纪念活动。生活中的宋奇璋是个很低调的人,从来不轻易地说起自己的往事,过着很平淡的生活.。
 方氏:宋教仁之妻。生前常居于家乡-湖南桃源。夫故去后,接受爱国人士捐款与国民政府颁发抚恤金予安顿生活。独子于上海求学期间,每逢暑假即前往沪探子。惟独子病逝后,生活失去重心。1964年5月24日,吴相湘在其著作《宋教仁传——中国民主宪政的先驱》的自序中记载:‘又见报载宋先生遗属寡媳一人在桃源转徙流离孤苦伶仃之讯(宋之独子殁于抗战前);更伤英雄无嗣之凄凉。’
      宋教仁的玄孙宋克家,1995年从湖南省桃源县一家五金厂下岗后,拉了3年黄包车,每天起早贪黑,也就挣几十块钱。摩的兴起后,他又转开摩的。直到2009年实在干不动了,才把摩的卖掉,和妻子开了间杂货铺。铺子开在桃源县陬市镇上,楼下是十多平米的门面,卖床单、棉被、衣帽、鞋袜、童装,楼上是老两口和小女儿的住处。镇上人少,生意冷清。
       历史的天空一缕荒草二行浊泪。故园破碎遗脉无靠,宋教仁若泉下有知,是否会为自己当年的舍身成仁感到值得?
回复 扫一扫,手机看帖
洞庭传书
六级网友
六级网友
1楼#
发布于:2014-10-07 23:35
去过,停车很不方便。
兰笑下江南
七级网友
七级网友
2楼#
发布于:2014-10-07 23:38
故居,一个闹鬼的好地方。
河歌
七级网友
七级网友
3楼#
发布于:2014-10-09 10:15
桃源政府早把他忘了,只是想利用他发点财。人民好像还记得,此地荒废殆尽。

如果政府少做点荒唐的事,那地方不就搞起来了。譬如步行街翻修两次,包公头卷走的钱都可以把它打造成规模。
想有个舒适环境
二级网友
二级网友
4楼#
发布于:2014-10-09 16:34
这地方我路过几次,总感觉没搞好
宇文川穹
5楼#
发布于:2014-10-12 08:11
政府应该重视!
洒子
六级网友
六级网友
6楼#
发布于:2014-10-13 18:42
这地方根本就不是楼主你该去的地儿!
你炒你的楼盘儿,他治他的国家儿。
阴阳不搭界,省省才是硬道理!
 
 
无论10000年之内还是10000年之后,禄溪口永远都是新生中国与民主中国的代名词,你记好了哦!
佳钢百炼
论坛网神
论坛网神
7楼#
发布于:2014-10-13 19:58
洞庭传书:去过,停车很不方便。回到原帖
骑自行车去没问题
msconfig
一级网友
一级网友
8楼#
发布于:2014-10-14 07:37
msconfig
一级网友
一级网友
9楼#
发布于:2014-10-14 07:38
该帖需要审核通过后才能显示
黛山蔷薇
一级网友
一级网友
10楼#
发布于:2014-10-14 08:40
离我们那儿很近,祖屋好大,修缮过的,单看还不错,不过周围显得有些荒凉。  以前看电视有个砖家分析说,宋并不是被袁杀的,而是被S杀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过分析的很有道理。历史中也不是很少见,这就是权力造就的悲剧
游客看热闹
五级网友
五级网友
11楼#
发布于:2014-10-15 15:57
人心不古,客走茶凉......
月朗星稀
五级网友
五级网友
12楼#
发布于:2015-07-12 19:10
游客